自卑是生命的日常:真正重要的不是你的過去而是你今後想追求的東西


2021 年 02 月 12 日 03:56:49 |



過年這幾天,你曾經有那種在親友比較之下,想要躲到洞裡面的想法嗎?

好像別人的日子都過得比較好、別人家的小孩都比較厲害。都已經長這麼大了,錢還賺得那麼少、感情也起起伏伏,網路上大家都在曬自己的小孩照片,只剩下自己,連另一半在哪裡都還沒有著落⋯⋯

很多文章會教導你該如何面對家人的質問,但你心裡非常明白,問題並不在於怎麼回應,而是那些問句剛好「戳進你心裡的痛處」。

錯誤的私有邏輯

每當家人問起感情、婚姻、工作、薪水,你就會想起自己是一個不夠好的人,然後接連著很多負面的感覺都會一起湧現:

  1.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真正關心我
  2. 我是失敗的人,做什麼都不會成功
  3. 我是不被愛、不重要的
  4. 我必須與別人保持距離才不會受傷

這些想法在阿德勒心理治療裡面稱之為錯誤的私有邏輯(Basic mistakes of private logic),往往來自於你的早期回憶(early recollections,ERs)。如果你也有上面這些感覺,你可以試著「坐時光機」回到過去。比方說,我的治療師常常問我這個問題:「這種感覺最早是來自於什麼時候?」

回到過去

而阿德勒學派的心理治療師可能會說:回想一下在你小的時候,發生過一件讓你印象很深刻的事情。如果停格在當初的畫面:

  • 你覺得那個畫面會是什麼?
  • 你的感覺是什麼?
  • 那時候發生了什麼?
  • 你做了什麼回應?

這些回憶往往反映了你習慣在人生當中扮演的角色、關鍵的生命課題、以及你在人際互動當中習慣回應的方式。如果你在回憶當中是退縮的、委屈的、受挫的,那蠻可能在往後的日子裡,你也習慣把自己扮演成一個「受害者」。

那如果自己真的是這樣的人,該怎麼辦呢?首先,你不會是這樣「的人」,因為你並不是由過去所決定的,而是由動機所驅動的。 換句話說,真正重要的並不是你過去的遭遇,而是你從今以後想要追求的東西。也因為這樣,自卑本身並不是什麼可恥的事,它反而是一種「讓你想要更好」的動力。

講起來很簡單做起來難。

一想到我媽昨天很沒禮貌地把紅包拿出來數,然後說為什麼我弟包的比我多,我就自卑得想要鑽個洞躲起來(可惡我弟竟然沒有跟我先說好)。雖然我也希望有一天可以賺大錢,可是金錢焦慮還是會常常讓我覺得「那些機會不是屬於我的」。 幸好Corey(2016)的課本上提供了另外一種方法,課本上的名稱叫做「踩你痛腳」,其實也就是陳志恆諮商心理師 提到的正向聚焦:

1.閉上眼睛回想一個讓你覺得最近非常難堪的事情(比方說紅包袋事件),當你全神貫注在這些想法,覺得很難過的時候,用左手按住右手的虎口——這裡就是你的憂鬱點。

2.現在想像在你身上發生過美好的事情,如果想不到,可以想像一個你渴望發生的畫面,然後如實地發生在你身上的那種感覺(我想到的是前陣子去花蓮,在鯉魚潭上面划船很自在的感覺)。如果想到了,就用右手按著左手的虎口,這就是你的快樂點。

3.以後當你每次感到自卑的時候,除了設定目標讓自己變得更好之外,你也可以問自己一個問題:「為什麼我要選擇按憂鬱點而不是快樂點呢?」

實際操作之後的效果

老實說練習之後,我還是覺得我弟跟我媽很機車,還是會想到為什麼自己到現在還在唸書還沒畢業,堂弟堂妹都結婚了,自己人生進度還一直卡,什麼東西都比不上人家;但有趣的是,我也會想到自己有一些還不錯的人際關係、很美好的回憶等等。

想起這些美好的回憶,就像花蓮鯉魚潭上面的波瀾,一點一點的拍打著夕陽的彼岸。

有人說阿德勒心理學跟「被討厭的勇氣」根本就是心靈雞湯,老實說有時候我也這麼覺得,可是後來想一想,人生本來就很難,苦樂參半,甚至有些時候,悲劇發生的比喜劇還要多很多,也因為這樣,我們往往只是欠缺鼓勵、欠缺一個陪在自己身邊的人。

當有人能夠理解你的痛苦真的是如實的發生,當有人能夠看見你過去到現在這一段路走得非常辛苦但是卻還是走過來了,雖然日子不會因此而好轉,但心情可能會因此而有所轉圜。

聚焦在正向的部分,並不代表負向的部分會因此而消失,只代表你的人生可以有所選擇,透過給自己一點點信心,再重新定向(reorientation)未來的目標,對日常產生希望。

如果你跟我一樣為了親戚家人講的一些話所苦,不妨試著想像:明年的這個時候我想要變成怎麼樣的人? 因為我們還有夢想,還有想要抵達的地方,所以對自己失望是很正常的。

新的一年,調整步伐,慢慢開始,我們都是不完美的人,既不完美又經常討厭自己,但就算是這樣也沒關係,因為這代表我們未來還有很多的空間可以前進。

慢慢走,會到的。


標籤:, , ,

分類:,

本文作者是haitaibear